您的位置:首頁 > 生活家 >

王功權:VC行業亂了陣腳,一顆椰子下來能砸到三個投資人

2015-08-09 16:42:36 來源:砍柴網

評論

7

注在近日舉行的2015網易經濟學家年會夏季論壇上,風險投資家王功權在主題演講中首次透露了將作為首席戰略官(CSO)和幾位青年一起創業的消息,但并未透露公司具體細節。

他在會場透露,在與青年的創業團隊中,他可能會出任首席戰略官的職務。據其透露,已經有投資機構要過來跟他們談入股,有可能會簽署4000萬的投資合約。

投資人出身的王功權對當下資本市場狀況尤為熟悉。他認為,當前的風險投資行業有些自亂陣腳,以至于投資人都沒有更多時間來做盡職調查。

以下為演講實錄:

這段時間,我感覺接觸新經濟創業者的時候要比接觸傳統企業少,傳統企業找我談如何轉型的更多。

都是說今天的中國是在過去多年從事經濟工作的歷程中從來沒有遇到過的這么大的轉型強力,在這種狀態下,每個人都要面臨著選擇,大家可能都在說目前投資處于什么狀態,投資界處于什么狀態,我可以坦率地講,現在整個投資界這塊,基本上陣腳是有點兒亂的。

可能大家不會這樣去講,也有人對目前狀況表現出來非常強烈的樂觀態勢,我不是悲觀,但實質上面臨的問題非常多。

我們在海南說一顆椰子下來能砸到三個經理,現在一顆椰子下來能砸到三個投資人。

差不多是這個時代。大家都在做基金,各種形式的都是基金,一個項目,創業者如果想找錢,馬上就撲上來一堆投資人,以至于投資人都沒有更多時間來做盡職調查,有的甚至做很高很高的價,這樣的情況下大家去賭新三板,賭國際上最新的模式。

但總體來說,作為在這個行業多年的從業者,我會覺得整體來說陣腳有點兒亂,因為實質上投資往往是一個常識,大家知道,所有的商業本質上來說是買賣,買-賣,買-賣,低買高賣,如果一個團隊一上來就作價幾個億,甚至十幾個億,那首先風險就非常非常大。

但也確實有少量這樣巨大的成功者和成功案例,不停地激勵著我們、激勵著大家,使我們很多人把他們作為榜樣、作為楷模,以至于成千上萬的茶座里、咖啡廳、酒店大堂甚至是湖邊長椅上,大家都在談馬云,都在談阿里巴巴,都在談自己的創業夢想。

但總體來說,實質上商業常常是要按照它的常識來做的,從投資的角度來說,一般來說我會反對跟風,還是要看企業基本面、看團隊本身,這是我一直強調的,可能我們在鼎暉投資基金期間,鼎暉整個的風格相對來說比較穩健,這樣一種工作環境也影響了我們自己的性格,所以在投資時我們會相對比較穩健。

最近我實際上面臨個人非常嚴重的選擇,我一直在做風險投資,以至于有些基金希望我能夠合作,也有各種天使機構,希望能夠跟他們一起推動孵化器的工作。

但最近我和幾個創業青年一起策劃一個項目,目前看,很可能我被裹挾著一起創業了,很有可能是這樣一種局面,我想,這個轉型是我原來沒有想到的,我曾經要從商場上徹底退出,把自己剩余的精力完全投到公益事業中去,稍稍不留心,最后犯了錯誤,官方希望我從哪兒來回哪兒去,還是回到商場老老實實的投資掙錢。

我想,如果可能的話,和創業的青年們一起開始一個新的創業歷程,對我來說是不是可行呢?

我自己也蠻困惑的,原來在我投資的經歷中,我曾經私下打過這樣的分,過了45歲以上,又號稱是“著名的”、“成功的”,現在我很可能和一些青年一起,重新開始創業,這樣的經歷想起來有點緊張、有點激動也有點困惑,為什么會這樣?也是一股大潮推著我們向前走,政府號召我們全民創業,萬眾創新。

不是簡單從就業這個角度來考慮,有這樣的因素在,但重要的問題還是今天中國面臨整個的格局,今天中國的產業快速發展,也是在全球的經濟格局下,中國政府作出了這樣一種戰略上的考量,在這樣的大潮上,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激動人心。

這么多人投入到創業大潮里,也從來沒有國家以這么快的速度、這么高頻率的不停推出各種有利于創業、有利于小微企業發展的政策出來,這樣一個大的背景下,很可能我最后會又卷入這樣一個風潮里,跟著青年們一起創業。

但我是比較自知的,我說,如果創業的話,你們做董事長、你們做總經理,我做什么呢?級別低了不合適,級別高了又怕自己影響青年創新的精神,我說我做一個首席戰略官吧。

現在我不知道,我們正在討論,而且也有機構馬上要過來跟我們談投資,最近搞不好,可能4000萬的投資有可能就會形成簽約,這樣一個狀況我有點困惑,也有點緊張,難道在這樣的大潮下我又要開始走上創業的道路嗎?我可是做了二十多年的投資了,走這樣的路在我這個年齡還可以嗎?

我的觀點會不會落后,思想會不會保守,我也都在想這個事情,大家想,在今天,幾乎你別無選擇,這樣的一個大潮中,投資人也好、創業人也好,完全被這種大潮裹挾著往前走,大家說到底走哪個領域是可以創業的,哪個領域是可以投資的,我最不敢回答這個問題。

這么半天,大家說干貨干貨,我盡表達我的困惑,我根本沒給大家講哪個領域可以投資,哪個領域創業最好,因為確實是時代變化特別快。

我在想,假如讓我在這個過程中能夠有一些新的體驗,或者如果在這個過程中我能夠不被這個時代甩掉,也許我就真的和幾個青年一起裹挾著進行創業的嘗試,可能會能夠對得起這個時代,也許對我來說正好又是新的一個挑戰,大家會說,你原來的投資不做了嗎?

這么多風險投資的朋友,大家都認為你適合做這件事情,我會覺得人生就是這樣坎坎坷坷,起起伏伏的過程,未來有很多不確定性的東西,現在總是可以把握和可以調整的,更何況這樣的大潮使我有很多不得已的地方,而且我也有我的快樂、我的夢想,我就在想,我這樣的一種考慮,可能很多其他要創業的人也這樣想。

我這次創業選擇是這樣想的,一定要選擇一個我自己喜歡、我愿意做的事情,我這句話對于很多創業者來說,如果翻譯過來,用馮侖的話說,就是要“追求理想,順便掙錢”。

大家會說,你這話太籠統了,所謂的“追求理想”實際上是指,你自己到底想干什么,這件事情是你想花費精力去做的事情,非常認真想做的事情,想不懈奮斗,克服一切困難去做的事情,這件事情就是你的理想。

我們現在不敢講大的理想,更不敢“仰望星空”,大的理想和星空,基本都被我們黨,頂層設計完了,搞不好就犯錯誤,我們能想的,你自己到底能給人們提供什么樣的產品,提供什么樣的服務,這些東西體現了你一種什么樣的追求。

具體一點可能容易說,我前不久碰到一個女生創業者,從海外回來,她跟我說,王老師,我有一個夢想,我現在做的就是這個事兒,她說,我覺得這個世界上,花兒是最美麗的,我特別喜歡花兒,我覺得這個世界上女人也是最美麗的,或者形象而美麗,或者心靈美麗,總而言之,比男性美麗。

她說,我想把這兩個美麗的事情結合在一起,我的一個夢想就是讓更多的女性,不管是服飾上、頭飾上,在各個方面,讓女性身上有更多更多的花朵。她說我就是這么一個想法,把女性和花更多結合在一起,我在想,怎樣把各種花用各種方式,頭飾也好、服飾也好,穿戴到女性身上呢?

她說,我就是這么一個想法,我愿意一直為此努力一生,她說我覺得這事兒特別好。這就是她的理想,這就是馮侖說的,追求理想,她沒有考慮我這個模式掙錢不掙錢。

但由于她不停不停地往前走,大家可以想到,她會做很多設計,怎樣在一件衣服上盡可能放更多花朵,但是是美麗,而不是庸俗,不是讓人感覺堆積的很難受,然后在各個方面,怎么能夠讓一個女生很雅致的、很文化的、恰到好處的在自己的服裝、鞋、頭飾上體現更多的花朵,她在這方面做了很多設計,并且搞服裝設計、頭飾小連鎖店,都在搞,我覺得這樣很好,這就屬于堅持理想,順便賺錢。她說,賺錢不賺錢,我不知道,我希望賺錢,但我的目的是要讓女性的身上有更多的花朵,她覺得這事兒是件很高興的事兒,我覺得這就很好。

回過頭來,這次創業我就在想,過去國內旅游我走了很多地方,很多五星級大酒店,豪華酒店,住的讓我很頭疼,過去我們投資,經常是不同的酒店跑來跑去,有時候早晨起來上廁所,方向去錯了,因為昨天住在另外一個酒店里,從廁所出來之后,最后想,這是哪個城市。

我想很多做投資的會有同樣的體會,這樣一些酒店蠻討厭的,這樣一種旅游,跑來跑去,蠻討厭的,我一直希望能夠在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下來,欣賞一點文化的東西,欣賞一點休閑,很有意義的東西,這一直是我個人的想法。

我想有很多人是這樣的,中國很多有產階層和企業家們別老是被人叫成富豪,如果可能的話,最好在你生活中拿出多一點點的時間,多一點點的典押、多一點點的文化,追求一些東西。

我想把這個想法實現,所以我有可能和我的朋友們、幾個青年們一起,開始這樣一個旅程,去推出我們的產品,我們的服務,我也不知道這樣的經歷對我來說意味著什么,我也不在乎這樣一個過程必須要成功或必須要怎么樣。

但我覺得這樣一個過程可能會讓我更好、更深入地體驗這個時代,同時體驗自己的人生,也看一看自己還能不能在這樣一個轉型的時代和青年們一起煥發青春,去實現我們的夢想。

[責任編輯:]

相關閱讀

參與評論

彩客预测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