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話題 >

TPP取得重大突破:加速中美深層博弈

2015-10-10 13:46:26 來源:

評論

美國佐治亞州亞特蘭大10月5日傳來消息,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P)的12個談判國在經歷5天的談判后,在當地舉行的部長會議上達成原則性協議,同意進行自由貿易,并在投資及知識產權等廣泛領域統一規范。如果協議通過各成員國的批準,規模占全球40%的巨大經濟圈將應運而生,而中國卻被排除在外,這對中國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因此,這一消息一夜間在中國炸開了鍋,一部分學者認為中國將被世界經濟邊緣化;一部分學者則認為TPP影響力有限。

TPP取得重大突破

2008年開始,TPP的談判主要圍繞兩大領域,一方面是圍繞知識產權保護規則;另一方面是圍繞某種物品關稅減免等雙邊磋商領域。此次部長級會議達成原則性協議標志著長達8年的談判告一段落,這次部長級會議之所以能達成協議,其一,奧巴馬政府對此寄予厚望,希望將TPP談判達成作為任內一筆重要的政治遺產。原定兩天的會議議程延期到5天,說明美國對這次協議的達成志在必得,而且美國為此做出了不少讓步,尤其是在生物制藥專利保護期限問題上做出了重大讓步,雖然尚未公布保護期限,但是根據相關媒體的信息應該不會高于8年,這比最初12年的目標期限讓步了很多。其二,其他成員國也都做出了相應的妥協,比如加拿大、日本等國在開放農業產業、汽車原產地貿易規則等方面。但是協議的達成不代表TPP談判的結束,因為最終協議依然需要得到各國國家最高領導層及議會的批準才會正式簽署生效。然而在各成員國國內反對的聲音不絕于耳,尤其是在美國,美國勞工組織和環保組織對TPP協議持有明確的反對態度。10月5日大量抗議者聚集在會議酒店門前,高喊“停止TPP”。部分民主黨議員對奧巴馬所謂的TPP協議將幫助美國工人的說法產生了懷疑。根據美國相關法律規定,美國國會最早也得在2016年上半年對該協議進行投票表決。而且美國明年將舉行總統大選,TPP前途如何還尚未可知。存在變數的還有加拿大和越南,加拿大10月19日將要舉行聯邦議會選舉,國會下議院第一大在野黨新民主黨領袖表示,如果他所在的黨贏得了大選,將不會推行TPP協議;越南領導層也將在明年迎來換屆。

TPP意在遏制中國

TPP固然有利于消除國家間的貿易壁壘,促進地區經濟一體化的發展,但是在協議達成后的第一時間,美國總統奧巴馬發表的講話暴露了美國主導TPP的真實意圖,奧巴馬聲稱美方不能讓中國等國來書寫全球經濟規則,美國應該制定這些規則,該協議不僅為美國在亞洲地區帶來機會,還有助于加強美國在該地區的貿易以及投資方面的領導作用。

奧巴馬政府任內積極推進“亞太再平衡”戰略,在軍事方面增加在東亞地區的軍事存在,加強與東亞地區盟國的軍事合作,支持該地區盟國的軍事發展。此次TPP的成功達成基礎性協議,說明美國不僅在軍事上要重返亞洲,在經濟上也要重新掌控亞洲經濟的主導權。美國拋開WTO,另起爐灶的做法再次印證了美國主導TPP的真實目的,就是要遏制中國的快速發展,不容許中國主導世界經濟規則的制定,其霸權地位不容挑戰。也說明了崛起大國與守成大國之間的利益博弈難以調和,中美之間在亞太的博弈也將一直持續。

如果TPP談判的協議在各成員國批準生效,美國將在占世界經濟40%的地區內重塑自己主導的新經濟規則,在促進成員國之間經濟往來的同時,為域外國家設置了較高的貿易壁壘。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被排除在TPP之外,這對中國的影響不容小覷。第一,高標準的貿易規則。TPP的基礎性協議在農產品準入、國有企業“競爭中立”、知識產權保護、勞工和環境保護等方面設置了非常高的門檻,如果中國想加入TPP,即使可以通過談判獲取一定的緩沖期,但仍對中國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在很多方面都對中國經濟的發展產生消極的影響。第二,產業與資金的轉移。如果TPP成員國之間商品貿易零關稅的目標實現,這將降低相關產業尤其是中國制造業的成本優勢,相當一部分產業和資金有可能會轉移到越南、馬來西亞、墨西哥等TPP的成員國,這對中國是一個潛在的沖擊。第三,出口貿易的影響。TPP成員國之間零關稅的貿易規則下,美國、日本、加拿大等發達國家會更多地從越南、智利、秘魯等發展中國家進口商品,這會明顯減少這些發達國家從中國進口商品的數量,對依賴出口的中國將產生極大影響,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也會隨之發生變化。

中國如何突破重圍

在全球化日益加深的今天,各國間的相互依存度也越來越深,采取圍堵的方式限制一個國家經濟的發展,顯然違背歷史的發展潮流。而且近些年中國也做了充足的準備,不斷深化改革、加大對外開放的力度,擴大與當今世界每個國家和地區的經貿往來,因此TPP協定達成對中國的預期影響是可控的。其一,中國已經未雨綢繆著手應對TPP。在TPP談判成功之前中國已經開始著手應對,中國不加入TPP的多邊談判,但是積極與TPP的部分成員國展開雙邊自貿談判,截至目前,中國已經與新加坡、澳大利亞、智利等國簽訂了雙邊自由貿易協定,零關稅已經覆蓋了絕大部分貿易產品,即使是與TPP談判的主導者美國也開始了雙邊投資協定的談判,其重要內容就是雙邊自由貿易問題,這就讓美國通過TPP來圍堵中國的戰略大打折扣。其二,中國可以繼續推行雙邊自貿區。雙邊自貿區協定的談判顯然要比多邊自貿區協定談判容易得多,既然美國給中國設置了進入TPP的高門檻,那么中國可以暫時不走這道門檻,可以繼續推行建立雙邊自貿區的戰略,與TPP的其他成員國進行雙邊自貿區談判,建立雙邊自貿區,通過雙邊自由貿易抵消TPP的貿易壁壘。其三,堅定推動亞太自貿區建設。2010年橫濱APEC部長級會議上,與會部長表示,將在各國之間43項雙邊及小型自由貿易協定的基礎上,在亞太地區建立自由貿易區(Free Trade Area of the Asia-Pacific,FTAAP).2014年亞太經合組織(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決定啟動亞太自由貿易區進程,批準了亞太經合組織推動實現亞太自由貿易區路線圖。中國應繼續利用好亞太經合組織這個平臺,積極主動地推進FTAAP建設的進程和貿易規則的制定。FTAAP涵蓋的國家和地區數量和經貿規模都將遠超TPP。除此之外,目前中美之間的經濟相互依賴程度很高,離開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參與,TPP的作用也將大打折扣,因此也不排斥中國甚至會在適當的時機加入TPP的可能。

(作者為中國與全球化智庫研究員)

[責任編輯:]

相關閱讀

參與評論

彩客预测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