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特寫 >

中國出租車發展回顧:從“面的”到“互聯網+”

2015-10-12 12:37:47 來源:中國新聞網

評論

圖為天安門廣場上的首汽車隊。來源

  圖為天安門廣場上的首汽車隊。來源首汽集團網站

10日下午,交通運輸部就出租車改革新規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包括將出租汽車分為巡游出租汽車和預約出租汽車,將“專車”等新業態納入出租汽車管理范疇等等,中國的出租車發展也再度迎來新變革。

從平民不可及的“高檔出租”到招手即停的“面的時代”,從允許民間資本進入到互聯網時代催生“專車”業態……出租車新一輪改革啟幕之際,中新網記者帶您回首中國出租車業百余年間的“前世”與“今生”。

改革開放前:平民不可及的“高檔”出租車

在中國,提起出租車的“前世”,人們可能會第一時間想起老舍先生《駱駝祥子》中的兩輪人力車。其實,早在上世紀初,汽車出租服務就開始在中國多個城市出現。

1903年,出租車進入中國,哈爾濱成為中國最早有出租車的城市。解放前,中國一些城市的出租車公司雖然漸多,但是每家公司旗下的車輛卻很少,主要原因在于當時由于小轎車需要整車進口,購置費用太高,即便是二手車購置費用已然不菲。

新中國成立后,出租車行業有所衰落,公交車和自行車逐漸多起來。1956年,全國出租車全行業實行公私合營。

在北京,1951年,為了解決外事活動的車輛接待問題,首都汽車公司成立。據首汽集團官方網站的“輝煌歷史”一欄中介紹,當時首都汽車公司由周恩來總理批準,并親自圈定名稱。

“文革”期間,出租汽車行業急劇萎縮。70年代初,北京和上海 、廣州等大城市各類外事活動增多,出租汽車又在大街上出現。

不過,總體來說,新中國成立后后很長一段時期,很多出租車都是為外賓服務的。以廣州為例,出租車專門負責接待來穗的外國元首與高級官員、參加交易會的外商、海外華僑、港澳同胞等等,被譽為廣州市的“國賓車隊”,需要外匯券才能乘坐。

那個年代,城市居民日常的出行方式主要還是以自行車和公交車為主。

圖為黃面的

  圖為黃面的圖片來自網絡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出租車走向尋常百姓的“面的時代”

改革開放之后,中國的出租車業也迎來了一個快速發展的黃金期,中國各個城市的出租車發展也漸漸各具特色。

改革開放初期的上世紀80年代,北京市興辦了一批國有、集體出租車公司,但是,車型多以豐田 、皇冠等高檔進口車為主,多以接送外國人、外企人員為主。

在老北京人的記憶里,那個年代的出租車司機是令人羨慕的高收入階層,開出租車甚至成了身份象征。據一位老出租車司機回憶,當時出租車每公里0.8至1.2元的乘車計費,在普通老百姓眼中,打不起車,也打不著車。

轉機出現在1992年,這一年起,為了解決打車困難,北京市提出“一招手能停5輛出租車”的奮斗目標,允許民間資本進入出租車市場。一大批私企加入,司機找出租車公司購車、一切經營費用都由司機自己打理,按月上交管理費,北京出租車業的“份兒錢”由此而生。

到1994年,北京全市共有1400多家出租公司,出租車達6萬輛之多。在北京出租車發展的“黃金三年”,雖然有管理費,但是出租司機的收入依舊不菲。

這一時期,一款被北京市民簡稱“面的”的微型面包的士車出現在北京大街小巷。因價廉方便、客貨兩宜,“面的”風靡北京,出租車也開始進入尋常百姓生活。因為黃色涂裝的面的遍布京城,北京市民還稱其為“黃蟲”。

在市場爆棚式發展的背景下,從那時開始,由于市場開始激烈競爭,出租車相互間搶地盤、繞路宰客、拒載、拼車等現象愈演愈烈,出租車司機的高收入光環也漸漸不再。

從1994年,北京對出租車數量進行管控,此后20年間,北京出租車數量幾乎一直維持在6萬多輛。

資料圖:市民在北京西客站出租車候車點準備乘車。中新社發

  資料圖:市民在北京西客站出租車候車點準備乘車。中新社發侯宇攝

上世紀90年代末至新世紀初:行業變局與改革并行

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經濟飛速發展也讓城市出租車業的發展節奏加快。再以北京為例,1994年開始,紅色夏利走進人們視線,“面的”開始逐漸淘汰。到1998年,“面的”徹底退出北京市場,出租車價格也統一成1.2元每公里的夏利和1.6元每公里的富康、捷達。北京出租車的標志色由黃色變成紅色。

雖然北京的這次出租車“洗牌”迎來了夏利、富康車型,但同一時期的上海、廣州、深圳等地,已經換成了桑塔納。

進入2004年,北京出租車開始新一輪升級換代。北京現代的索納塔和伊蘭特成為這個城市出租車的主力車型,出租車的標志色再度完成從紅色向花色的轉變,十年前的那輪“洗牌”中,北京出租車也進入單價2元/公里的時代。

在顏色兩度更換的同時,從上世紀90年代末以來,北京也開始對出租車業進行整頓,司機與出租車公司也迎來了利益大調整。

1992年到1996年前后,北京的絕大多數出租車公司里,司機是真正的出資人,公司卻是所有權人,當時僅從單車算,司機賺得比公司多,出租司機算是高收入者。

1996年,北京市出租汽車管理局下發《關于加強企業營運任務承包管理工作的通知》,出租汽車企業實行承包管理。與此同時,出租司機的承包費,也提高至每月四五千元。出租司機與出租公司之間的矛盾開始凸顯。

進入新世紀后,北京的出租車進入兼并重組的階段,出租公司由1000多家變成了如今的200多家。

資料圖

  資料圖

2010年后:互聯網時代出租車業的革命性變革

近年來,一些城市中出現的打車難、拒載、司機罷工等現象,讓中國出租車業長期積累的矛盾與問題漸漸凸顯,與此同時,互聯網帶來全新出行模式也深刻改變著傳統出租車業的生態。

手機叫車軟件的出現,讓打車不用去路上招手,專車、順風車等新型出租模式的出現,讓出租車的概念不再僅限于出租公司,出租司機也可能是一位私家車主的臨時身份。

在市場迎來“革命性”變化的同時,傳統出租車業如何改革,新興業態如何規范,備受社會關注,出租車行業的改革再度到達一個歷史關口。

2015年10月8日,上海市交通委給“滴滴快的”頒發了中國第一張專車平臺資質許可——網絡約租車平臺經營資格許可,專車合法化在上海率先破冰。

兩日后,10月10日,交通運輸部對外發布了《關于深化改革進一步推進出租汽車行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和《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公開征求意見。

根據方案,“專車”等新業態納入出租汽車管理范疇,將出租汽車分為巡游出租汽車和預約出租汽車新老業態共存的多樣化服務體系,實行分類管理、錯位發展和差異化經營。

此外,包括出租車規模將總量調控動態調整;經營權無償使用且有期限;份子錢應協商確定并公開;網約車經營者、車輛和駕駛員實行許可管理;私家車不得接入專車平臺;拼車不能以盈利為目的……互聯網時代,中國出租車業新一輪的改革方案終于面世。

[責任編輯:]

參與評論

彩客预测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