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風格 >

董明珠:沒有實體經濟馬云死路一條

2015-10-14 12:55:29 來源:

評論

2015年10月12日下午,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BiMBA商學院和鳳凰創投共同舉辦了“中國制造2025新思維 董明珠公開課”。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做了講演,并和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進行了對話。以下為董明珠演講部分內容實錄。

沒有實體經濟互聯網活不下去

董明珠:在哈佛大學有一個案例,我們中國的,說他的售后服務好,我想中國制造需要售后服務嗎?如果中國制造把社會服務作為自己的支撐點和發展,你還有市場嗎?因為我們中國從物資匱乏的時代走向物資豐富的時候,我們最怕的是買一個空調壞了怎么辦?但是內心不是需要單純的買了壞了人家給我修,我覺得最期盼的不要修。但是我們在哈佛大學的案例里面,只有這個案例,就是中國。別人認為你中國的產品好嗎?別人講的是質量、技術案例,而我們講的是什么案例?

所以我剛才講說,沒有售后服務是最好的服務。作為制造業來講,要強調的是消費者內心真正的需求就是你企業要做的事情,而不是要將消費者需求作為你利用的一個概念來放大和欺騙消費者。

所以在互聯網的時代,大家都講互聯網時代,互聯網是什么?我認為互聯網就是一個工具,沒有實體經濟,你工具干什么用?我說馬云,沒有實體經濟,馬云就是死路一條。我們可能沒有互聯網,跟不上這個時代,因為互聯網是工具。我們作為1400億,甚至以后越來越多的時候,我們沒有互聯網工具我們依然能活下來。但是互聯網沒有實體經濟你能活下去嗎?

前天我在上海的時候聽一個老師在講,美國把互聯網用到科技里去了,德國把互聯網用到實體經濟里去,用到制造業里去了。我們中國把互聯網用到運輸領域,都是網上買東西。

究竟我們在互聯網時代該干什么?同樣給實體經濟提出了一個問題,我們要堅持自己的原則,要走技術創新的道路,要改變別人。我們要走的是世界上領先的技術,只有你領先別人,只有用你的技術改變消費者的使用,給他帶來生活的改變,這就是我們的價值。

所以在發展的過程中,我們的實體經濟來了,我們也是經歷過不同的時期。我們從1995年進行營銷改革以后,緊接著我們開始注重質量。你格力憑什么說比別人好?就是一個最好的辦法,格力空調里面重視鼓風機。因為保證比別人系數高一點。所以你用材料堆出來的所謂的產品質量,你依然沒有競爭力,你依然不會得到世界上對你的尊重,因為你沒有創造技術。

那么2005年,我記得有一個人跟我講,這時候同樣出現了幾大機會。當時外國極力的推薦變頻技術,但是我們中國沒有。所以我們的國家的標準是什么呢?是以這個生產廠家能不能生產為標準。那就是制造業,只有這樣我們中國的制造業才能強大起來。

人才以德為先

我們今天問什么叫做人才?他可能沒有文憑,但是我們可以培養成人才。我們過去也有一個所謂的人才在我們企業待過。而我們衡量人才的標準是要不要留在這里,不是你懂得一點技術就是人才。因為一個人他不愛這個企業,或者他只為自己的利益考慮的人,對于企業來說他就不是人才。我們曾經有一個清華博士后,2000年的時候我們就有兩個,其中有一個到了格力電器,當時我們公司特別喜歡。因為2005年我們才開始有專利,我今天來看他,我認為不是什么專利,就是修修補補,有一點改造的。這種專利是經不起推敲的,也經不起市場競爭的。那我們格力電器什么時候才真正有專利?從2012年開始,我們每年現在是5000項專利,而且這里面很多的專利都是我們發明的專利。

那么那時候我們來了一個清華博士后我們特別開心,當時博士后好像懂專業的就有兩個,我們曾經有一句話說,格力電器擁有中國50%的專家。但是這個人給我帶來了什么?我們跟他說你懂技術,能不能從成本上給我們做研發。因為我們有300到400%的成本,我們有材料的虧損。所以我們很多的消費者買了空調,到夏天用的時候就很自豪的說,還要裝東西,實際上空調裝完了不用修的,如果是的話你就質量不符合要求的。他來了之后我們就希望有突破,結果他做了一個產品出來,這個產品出來給我們降低了大概40塊錢的成本,我們那時候很成功,但是我們覺得這40塊錢的成本寧可不降,因為是按照偷工減料的思維去做的。這家空調叫小蜂蜜,我們拿到空調以后不知道開了還是關了,這樣的開發技術我們根本不認同。

當時給我們帶來了一個什么樣的問題呢?我們技術人每天都有請客吃飯,那是最低級的。很多人到我們這里都說原來格力是這樣的,我只是一個普通的技術人員,竟然天天有人請我吃飯。他把精力沒有用到技術上,我們的產品能不能用,是技術系統說了算。所以我們的技術系統不是以產品標準來設定你符不符合要求的,而是給了我多少好處,所以我當初堅決把他開掉。我說你這樣做,別人會怎么看我們格力,格力不注重人才,這樣影響多壞?我說我認為這種人不是人才。當時他就走了,到了科龍,你看科龍現在沒了。現在在志高,你們會用志高空調嗎?我認為不可能。

我們今天在座的很多都是企業家,你如何用人才?你要問自己我是人才呢?我們今天在座的企業家如果你是人才,你要想想我的國家在哪里,我要為國家做什么,我覺得這就是人才。因為只有這樣的包袱你才能做出重大的,或者是正確的決策。

我說雷軍是小偷,他不敢告我

一個企業是不是能做得很好,并不是買一個技術回來,我們現在在哪里買技術呢?我們現在有競爭點。因為技術永遠是在發展的,今天他賣給你的時候,意味著他可能有新的技術在儲備。就像我們格力電器一樣,現在雙擊壓縮機中國最高級的是我們發明的,現在我更高級的出來了,我才能賣雙擊的。格力空調要比外面的其他空調節能一半,什么概念?他用100塊錢,我們就要50塊錢。我們前段時間在人民大會堂終于用上了格力的空調,2003年我當人大代表,我是做空調的,不用我的空調,我就很生氣。你沒有大機器,乖乖的只能用別人的。我就發誓以后一定用格力的,十年以后用上了。那就是因為我們自己研發出來的。

我們國家的工業的產品出不去,出不了國家,為什么?因為冷卻技術必須是進口的。我們中國沒有人造,所以一旦工業產品出國的時候,走出國門到別人國家的時候,那個配套的缺失,他就卡著你的脖子,走不出去。但現在我們的工業產品可以走出去的,因為你們用的冷卻設備是我的。

我們買別人就能買來嗎?是買不來的。需要自己突破,自己研究。所以當時人民大會堂我覺得更自豪的第二件事情。他們用的空調是格力,空調必須有聲音,但是我們的空調裝到人民大會堂之后說,原來還有這樣沒有聲音的空調。現在全部換上是我們中國制造的,這就是我講的技術創新是多么重要。你說互聯網沒有這個它行嗎?肯定不行。

但是互聯網究竟有什么好處呢?我覺得好處很多。除了這點以外我們還在不斷的研究。我現在不僅發明了無風空調,這是我的專利。我們格力電器開股東會的時候大家說,因為我們的財務審批制度要加費用,好像是100多萬,1000多個項目100萬的審計費大家說很低。我要看他的速度,你做不就做,不做就拉倒。但是有一條,我的法務費用提高,因為我們的官司太多了,別人都偷我的專利。我講雷軍的小米是小偷,我怎么且會講錯呢?他不敢說。真的碰到我的人偷了我的專利,那我就打他,被打的人都不告我,你旁邊急什么。如果小偷我放過他,我們的中國創造遠不可能成立起來。所以現在我們國家經常說保護專利,怎么保護?每天拿我的專利賣幾百萬臺,最后只給我兩百萬,他賺了多少?他還會偷。因為付出的代價太小了。那在我們一個企業創新,投入一個研發技術,申請上億資金投入一個專利研發,我們搞出來,輕而易舉被別人偷了,那你氣憤不氣憤?所以我說打他還是輕的。

我覺得在這個過程當中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就是來自于自己的企業文化。我們可以在做的過程當中,我們在技術研發的時候,我在2012年的時候在北京開人代會。說董總你的機會又來了,說我什么機會?你看這個霧霾你趕緊做凈化器,你又不發達了,又賺錢了。這給我了深思,我們中國的企業在干什么?我們多少企業靠破壞環境,污染環境,消耗了大量的資源,拿我們人民的健康來換得賺錢的盈利,你應該嗎?所以我就在想中國的空調占總耗電量的30%以上,我們的電從哪里來?靠燒煤。國際上的數據,中國的煤炭50年還是30年就要用完了,資源消耗完了。跟著要說我們在燒煤的過程當中,我們是對環境污染的破壞,過去很早就睡覺,現在晚上12點都不睡覺,勢必要污染。那污染我們有傳統的空調,我們有其因為,空調的代名詞就是冷氣機。因為我們制冷,空調技術沒有空調,那怎么辦?這就是我們企業應該干的事情。

2012年3月20號開人代會,我說必須要開發一款不用電的空調。大家說不可能,我說有什么不可能?你說人能上天呢?30年前你說不可能,今天有人上去了。那人能上天,我們就有可能。無非我們在選擇材料上,你不要老的思維,空調就是塑料殼,一個鐵板。有沒有新的材料可以替代?一定要去突破,一定要研究出來。那怎么樣不用電呢?不可能,空調一定要用電。用什么電?光伏。光伏發電以后,因為它從交流的直流,中間長時間、長距離的輸送,我們損耗了10%。而且光伏發電現在遠遠不行。所以我們就想能不能研究一個直接進入空調的,自己發電。我們用兩年的時間研究出來了,當時我們技術人員都跟我講,我們不要搞了吧?因為我們燒壞一個電機就幾十萬,我說沒事,燒,一個億,兩個億,我不追究你的責任,你盡管給我燒。最后我們用兩年的時間開發出來的,這個技術現在目前全球第一。這個光伏技術是我們第一代產品,我們還想有第二代和第三代,支持一個家庭,一棟樓,一分錢的電都不要。

[責任編輯:]

參與評論

彩客预测双色球